banner
img
please try again.

禾盛新材“跨界”玩出黑天鹅 收购金英马损失1.5亿

股神巴菲特曾经说过,“当潮水退去后,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祼泳”。而盛于2014年的上市公司“跨界”新玩法,终于在激情热潮过后,飞出了一只只黑天鹅,禾盛新材已然中招。

 

  昨日晚间,禾盛新材发布了一系列与业绩相关的公告,业绩快报显示,虽然营业总收入较上年同期略有增长,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骤降了527.81%,亏损约1.3亿元。业绩之所以出现了这样的大反转,和公司此前一项跨界收购有着莫大的关系。

 

  业绩补偿成空谈

 

  如果没有此前的跨界收购,禾盛新材的业绩增长稳定: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9%,主要系公司主营业务保持持续稳定发展态势。

 

  然而,2014年的一则收购,却改变了这种状况。

 

  2014年4月14日,禾盛新材与滕站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禾盛新材以约2.2亿元收购滕站所持金英马26.5%股权,需要注意的是,其估值系按金英马2013年净利润的11倍计算。

 

  以上述价格收购滕站股权,是基于禾盛新材原计划继续收购金英马的剩余股权及金英马后续年度的业绩承诺,然而,这项并购最终未能成行。2014年10月,因担保无法解除原因,公司中止后续收购剩余股权。

 

  不知是否应该庆幸这项收购及时止步,因为金英马放出的黑天鹅接踵而来:2014年业绩未达到预期,且没有明显改善的迹象,2014年影视剧制作业务收缩,以前年度拍摄的电视剧片子销售也未达到预期,电视剧发行收入下降较大,应收账款金额仍旧较大,2014年回款也不如意,应收账款和存货有明显的减值迹象,预计2014年度可能将会出现亏损情况,此种经营状况短期内可能无法得到改善。

 

  虽然按照公司与滕站签订的对赌协议,滕站需就未达成业绩部分进行补偿或者进行股份回购,但是“考虑滕站、金英马的现状,滕站目前没有能力履行补偿,”因此,禾盛新材对金英马长期股权投资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禾盛新材持有金英马26.5%的股权,对其按照权益法核算,对公司出资金额超过其享有净资产部分计提减值准备,2014年度公司确认投资减值损失约1.5亿元。

 

  而受此因素影响,禾盛新材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比上年同期下降509.70%、459.11%和527.81%。

 

  深交所下罚单

 

  让投资者诟病的不仅有金英马的业绩大变脸,还有此前被隐瞒的担保事件。对此,深交所也下达了罚单,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深交所罚单显示,厦门金英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滕站(厦门金英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利(厦门金英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股东、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侯丽娟(厦门金英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股东、财务总监)存在违规行为。

 

  2014年4月18日,禾盛新材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时,相关方曾承诺信息的准确、真实、完整,但在2013年9月份和11月份,滕站向天策投资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累计借款约1.1亿元,金英马、杨利、侯丽娟以其全部财产提供“不可撤销地无限连带共同保证责任”。但是,在禾盛新材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时,金英马、滕站、杨利、侯丽娟未及时向禾盛新材提供上述借款和担保的信息。直至2014年6月16日,滕站将相关借款和担保事项告知禾盛新材,禾盛新材才于2014年6月17日对外披露。2014年10月10日,因滕站解除上述担保事项需要对金英马的股权结构进行调整,导致禾盛新材终止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据此事实,深交所对金英马、滕站、杨利、侯丽娟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不过,这项处罚只在深交所官方网站挂出,未见禾盛新材进行公告披露。

 

  (上接A1版)据沙钢股份公布的2014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在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04.82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82%,而去年沙钢股份净利润则是达到了3555.95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25.90%。

 

  而另一位接盘人中弘股份董秘金洁向本报记者表示,“我接盘8000万股沙钢股份属于个人投资行为,与中弘股份没有直接关系”。

 

  而当问及为什么选择接手沙钢股份,金洁并未做出明确回应,而当谈及中弘股份未来是否会和沙钢股份有接触,金洁表示:“公司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向记者表示,“沙钢作为民营钢企在国内钢铁行业内的盈利还算不错,不过在行业愈发低迷的形势下,公司转让这么多股权其实也是为了公司未来业务的发展打好基础”。

 

  而在国内钢企面临产能过剩严重,钢价难以上扬以及环保的多重压力下,找寻契机实现企业转型已经是钢企不得不考虑的战略了。而在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看来,沙钢由于其重心基本都是放在钢铁板块,所以其产品的竞争力决定了沙钢的未来盈利前景。

 

  “沙钢的钢铁板块的收入占其整个营业的收入的90%以上,所以在钢铁行业不景气的背景下,沙钢的钢铁板块竞争力会更加不足。当前国内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放慢,实体经济特别是钢铁业经营不佳,又被银行纳入‘高度警惕’的贷款对象,但钢铁企业要想适应新常态就要转型、升级,同时要提高盈利水平,这就需要资金对钢企‘输血’。”张琳向记者表示。

 

  按照沙钢股份转让价均为每股5.29元,而沙钢股份停牌前报收6.35元,据测算,沙钢集团上述股份减持可一次套现约45.96亿元。可以说沙钢股份大股东沙钢集团的减持堪称高效且划算。

 

  张琳也向记者表示,沙钢虽然是民营钢企里的龙头企业,但是其优势主要体现在钢材成本以及公司管理方面,“沙钢作为民营企业的优秀代表,在管理卓有成效的基础上,是有盈利的。但单就其整个产品结构而言,并没有太大的竞争力”。

 

  而在谈及沙钢股份是否会借此时机转型时,张琳表示,“沙钢股份已经将经营触角伸向电商、物流、开办小额贷款公司等等行业,但是现在沙钢股份若想实现转型言之过早”。

 

对于钢企未来的转型问题,张琳表示,“我们谈转型和多元化,怎样算成功?是大成功?还是小成功?现在钢铁行业内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目前钢铁业都是各自搭台各自唱戏,每个企业自身特性不同,都没有现成的成功案例可以模仿。沙钢股份大幅度转让股权这步棋,应该也是一个大胆的尝试”。

 

声明:本网站信息及观点仅代表作者看法,中华并购网并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和可靠性做出任何保证。请读者谨慎使用,并自行承担相关责任。任何机构或个人使用本网站,均应遵守中国有关法律与本声明。

ewm

华必信管理咨询(深圳)有限公司页面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6007号创展中心2602-2604室
本网站发布的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客服电话:
0755-83860239

COPYRIGHT © 2020

华必信管理咨询(深圳)有限公司页面版权所有

粤ICP备1022041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